3日晚上,丰台城管來到丰台十二中附近的廣場上,向跳廣場舞的大媽們發放了倡議書,勸導大媽們在高考來臨之際和高考期間,暫停廣場舞或者降低聲音,為考生營造良好環境。對於城管的勸導,大媽們並不買賬,待城管走後,大媽們仍然選擇調低音量繼續跳舞。(6月4日《北京青年報》)
  近年來,因為廣場舞引發的矛盾時有發生,市民對廣場舞擾民的反感,也不是少數“弱不禁瘋”的人,不少地方廣場舞的“跳法”,確實已經不招人待見。然而,要批評這種健康的健身娛樂活動,至少無法就事論事。
  筆者根據日常生活中對廣場舞的耳濡目染,隱隱覺得,不少大媽對跳廣場舞,似乎有一種“癮”,超出了人們在正常情況下對健身鍛煉的熱情。儘管相關報道也提到過,有當媳婦的埋怨婆婆為了跳廣場舞,不管家裡的寶寶,但我還是當個別現象看待的。而當看到“城管勸停高考期間廣場舞,大媽不買賬”,我幾乎可以肯定,這些大媽對廣場舞,或許真有一種難言之“癮”。
  只有當一種愛好上升到嗜好,然後成癮的時候,無論這種“癮”本身對社會和自身是否有益,都會在與公共社會發生矛盾時一意孤行。如果說因廣場舞引發的潑糞、鳴槍和放藏獒,是遇到了個別性情暴躁的人,那麼,高考臨近,城管勸導大媽們在高考來臨之際和高考期間,暫停廣場舞或者降低聲音,為考生營造良好環境,大媽們竟然並不買賬,這就讓人不可思議了。如果廣場舞僅僅是健身而不是過癮,在高考來臨之際和高考期間,就算暫停一下,就無法忍受麽?
  跳廣場舞如果不是一種癮,我相信這些跳廣場舞的大媽們,至少在孩子們高考來臨之際和高考期間,一定會自覺承讓的。難道這些大媽中,就沒有自己的孩子正面臨高考複習的?而對孩子們最疼愛、最呵護的,就是大媽這一輩。但若是癮,一切都變得不難想象了。別說影響孩子們的學習,也別說家裡的寶寶無人照看,即使天塌下來,可能也有阻擋不住大媽們節奏鏗鏘的舞步。
  筆者把大媽們對廣場舞的愛好比作“癮”,並非說這是一種不良嗜好,而是這種本身有益的愛好,發展到了“上癮”的程度。否則,怎麼會鳴槍趕不走,藏獒嚇不退,連城管部門的勸說也無濟於事?然而,這能完全怪他們嗎?不能!個人以為,其一,廣場舞對大媽(大伯)來說,是對青春尾巴的緊追不捨。有道是“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”,能夠在廣場舞中找到生命的活力,回味青春的熱烈,無疑是在增加生命的寬度;其二,隨著時代的變化,現在年輕人的玩法,這些大媽們在年輕時也沒有享受過。那些燈紅酒綠的迪斯科,輕歌曼舞的KTV,自然不是大媽們的去處。那麼,要跟上時代步伐,咬住青春尾巴,廣場舞就成了大媽們獨領風騷的最好“舞臺”。
  人性都有弱點的,在新興事物面前,把持不住的豈止是中老年人。如果說大媽們對廣場舞的如痴如醉顯得過分,那麼,年輕人對電腦和手機的痴迷,不也近乎廢寢忘食?對此,我覺得,對在社會變遷中歷盡磨難的大伯大媽這一代,應該理解他們在廣場舞這場“免費晚餐”中,“吃相”有點不招人待見;而對由此引起的矛盾和衝突,政府部門應該通過開闢合適的廣場舞場地來解決,為這些中老年人搭建一個“晚晴村”。
  文/知風  (原標題:總覺得廣場舞似有一種難言之“癮”)
創作者介紹

nx59nxpd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